新婚之夜被下药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_奕乔网_个性网_分享网_美食网_动漫网_娱乐网_美女网www.yqiao.com 

  • 动漫唯美CosPlay专题漫画专题里番动漫动漫人物漫画杂志动漫美女二次元爱好者唯美专题唯美文章唯美动漫唯美写真绘画欣赏唯美文字

    新奇娱乐神秘世界哈利·波特男女关系心理年龄肢体语言六角型理论超级英雄行为心理学合影杀手电影专题女星专题全球最美五十人命理和运气

    创意旅游艺术专题神奇画笔智能台灯花盆旧物改造创意西瓜创意设计环游世界旅行地榜单毕业旅行旅行禁地走遍北美机场美照江南古镇

    美食教程美食专题在线教程养生百科汽水红烧肉元宝红烧肉桂香红烧肉豆腐做法刷机教程素颜妆教程化妆技巧摄影技巧越狱教程自拍教程

    古今科技日本艺妓千古之谜负能量新闻爱情魔咒吃货神器双七快餐店古代女性豆腐渣工程健身专题智能手机中国巴铁虚拟现实技术智能家居

    笑话命理小明专题十二星座专题搞笑专题奇葩专题二货生活熊孩子儿童节搞笑短信有趣冷笑话爆汗囧事搞笑剧爆笑男女经典笑话爆笑笑话

    情趣写真推女郎写真Ugirls写真女优写真美女写真尤物写真头条女神男人专题命理测试命理随笔星座男女星座桃花运星座爱情星座男神

    Yqiao.Com19830225

    新婚之夜被下药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

    新婚之夜被下药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新婚之夜被下药然后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这样的故事是不是特别引人入胜,一起来看看吧。 

    新婚之夜被下药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

    大夏。

    幼帝萧瑾八岁登基,四年有余。奈何他从小身有残疾,体弱多病,双腿不能行,是一位病怏怏的小皇帝。他一咳喘,满朝文武都得抖三抖。

    萧瑾大病过几次,几次都是生命垂危,不知是谁出了个馊主意,道是给萧瑾纳妃充盈后宫,可冲喜。

    于是萧瑾登基四年,后宫都已经纳了一堆莺莺燕燕的妃子。可怜他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病孩子,这些漂亮的女人看得,却吃不得。而这些女人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夜夜独守空房寂寞难平。

    林青薇就是其中一个。

    她身为相府长女,被选进宫来当妃子,比小皇帝萧瑾的年纪要大上三岁。十六岁本来是个美妙的豆蔻年华,可在萧瑾面前都会显得她老。

    原本,要被选入宫的是林青薇的堂妹林雪容。可是她不知怎么的,等自己一觉醒来的时候,居然身穿大红嫁衣,坐在了花轿里面,被抬入了皇宫。

    皇宫是个吞噬女人芳华容颜的地方。莫看当后宫的妃子是件光耀门楣的事情,可是谁又愿意嫁给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病孩呢?婚后得不到身心幸福不说,一辈子都会被锁在那个深宅宫门里。

    林雪容当然不愿意,于是林青薇就成了这个替身。

    索性当天晚上一起被接进宫里去的并不止她一个,她也没有见到小皇帝的出现,便被带去早已准备好的宫殿里,洗洗睡了。

    她想,这大约就是古代的童养媳?小皇帝瘸了双腿能不能站起来另说,就算他病好了有力气经人事了,这后宫里也只剩下一堆年老色衰的女人了吧。所以这些被用来冲喜的女人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林青薇却觉得好,好吃好喝好伺候着。

    从她在花轿里醒来之时起,她便是一副十六岁的年轻稚嫩的身体,但却有一颗三十岁宽敞包容的心。

    所以进宫后的这几天,她都过得挺好的。直到林雪容请旨入宫来觐见。

    这天傍晚,林青薇坐在铺好的贵妃椅上,看着门口外面娉娉婷婷地走进来一个人。霞光绯艳,形成一幅妍丽非凡的背景,衬得走进来的女子婀娜多姿,那莲步轻移,摇曳生姿,别提有多好看。一手可勘勘盈握的腰肢,仿佛那早春柔软的柳枝条,浑身透着一股子水嫩的气息,都快滴得出水来。

    待走得近了,那一张雪肤容貌便清晰地呈现在林青薇的眼前,那杏眼水润顾盼流兮,是一张十足的美人脸,脸蛋下方是一段凝如羊脂的优美脖颈,衣襟微掩,裙裳轻盈,美轮美奂。

    这就是林雪容。

    林青薇想,果真是人如其名。

    林雪容对着林青薇福了福礼,道:“雪容见过姐姐,今日雪容进宫来给太后请安,思念姐姐在宫中,便来看看姐姐。”见林青薇看着她不答,便收了收脸上的笑容,神情顷刻间变得十分凄楚,含泪欲滴,道,“姐姐不理我,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林青薇道:“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林雪容款款坐下,便噙泪道:“让姐姐代替我嫁进这宫里来,本非我本意,只是这一切都是爹的意思……姐姐比我长一岁,又比我懂事许多,进宫以后一定能够妥善保全你自己。可是我生性就是莽莽撞撞,只怕一进这宫里来,就会闯出祸端。你也不要怨爹,他也是为了大家考虑。”

    虽然林雪容是哭着说的,但林青薇细细审视着她的脸,除了她脸上的泪痕以外,脸部的细微表情上并没有一种叫做伤心难过的情绪,反而嘴角微微上挑,表示开心、雀跃和幸灾乐祸。

    林青薇忽然道:“其实你很开心吧。”

    “什么?”林雪容抬起眼来,一张脸如梨花带雨般美丽,惹人垂怜。

    她的惊讶倒像是真的,大约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这样拆穿她。林青薇又道:“你大概是来找我示威的。”

    “我不是……”林雪容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摇头否认。

    林青薇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道:“你看,你又在撒谎了。你越是这样看我,想让我相信你的眼神,越是证明你在撒谎。”林雪容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林青薇平静地看她道,“当心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半晌之后,林雪容也就慢慢褪去了她脸上的那层伪装,娇娇地笑了两声,道:“姐姐才出嫁不过数日,这后宫果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竟让姐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化这么大,我都快不认识姐姐了。”

    林青薇道:“你这样眼神里毫不隐藏你对我的厌恶,反而顺眼许多。”打从林雪容一进来就开始抹眼泪哭,她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女子是来者不善。

    在古代社会,像这样稚嫩的女子都已经开始勾心斗角为自己的将来谋福祉了吗?林青薇稍微有点汗颜,那她心理年龄都已经三十岁了却还这样安于现状,是不是有点太不争气了?

    尽管林雪容掩藏自己的情绪,可她还是太年轻,所有情绪在林青薇这里显露无疑。

    林雪容道:“没错,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我想来看看,你现在过得有多么的凄惨。”她脸上扬起雨过初晴的笑容,微微扬起下巴,露出倨傲的神色,“谁都知道,进了这后宫,一辈子也就毁了,爹怎么舍得让我栽进这里来,所以他选择了牺牲你。呵,你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么的可怜了吧,连爹都不要你!”

    林青薇道:“你的爹不是早就死了么,你是寄养在林家的,你说的爹莫非是她的爹?”她说着就用手指倒指着自己这副身躯。

    林雪容笑容有些得意,又有些扭曲,道:“我爹就是你爹,是当朝的丞相。你大概还不知道,爹不久就迎娶我娘做林家的正室夫人,以后我便是林家的嫡小姐了!而你,则永远要在这后宫里孤独终老!”

    林青薇大概有些清楚了,这林雪容是林家的堂小姐,也就是林青薇的堂妹。

    没想到堂妹竟有两分狠色,在大婚前给堂姐下了药,让堂姐代她上花轿。约摸是药力过猛,堂姐在花轿里就一命呜呼,才使得她鸠占鹊巢。这堂妹貌似还不满足,还想一跃成为相府家的嫡小姐。

    紧接着林雪容又幸福甜蜜道:“还有,谁说献王爷与姐姐情投意合,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王爷真心爱着的人是我,姐姐也不过是在为她人做嫁裳罢了。如今姐姐一进宫,便再也没有人阻碍我们了……”

    林青薇揉了揉眉心,头有点发重。

    她瞠了瞠眼帘时,见林雪容已经起身,一张美丽的脸凑到她眼前,笑得张狂肆意,道:“姐姐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头晕?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林雪容这么一说,还真是。

    林青薇感觉眼前一阵阵花影,视线变得十分模糊,头脑昏昏沉沉得更为厉害,就连林雪容的模样几乎都已经看不清。

    这时林青薇意识了过来,竟遭了这丫头的道了?

    不应该,方才她一进来,林青薇便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东西,她不可能有机会给自己下药。

    但是确实不对劲……

    莫非是在她来之前……

    在林雪容来之前,宫人给她上了今年的新茶,她喝过了两口。随后林雪容就来了。

    这时夜幕轻垂,宫里一盏盏华灯初上。林青薇的这宫殿和后宫其他妃嫔的宫殿一样,着实冷清,总共侍奉的宫人都没有几个。因为大家都知道,皇上不会到后宫里来,她们的作用无外乎只有一个——冲喜。

    林青薇感觉自己坐都快坐不稳,勉力支撑着,浑身上下开始一点点发麻,然后一点点失去力气。

    她蓦地抬起眼帘,看向眼前花影林雪容,声音不如她的身体,反而十分清醒冷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雪容在林青薇面前缓缓蹲下,看着她脸色正慢慢变红,手指用力地掐着她的下巴,笑得分外明媚,说道:“你以为你进了这宫里就安生了吗,你以为你以后就荣华富贵一辈子吗?!那怎么行,等我嫁给献王以后,我可不想每次进宫来见了你还得跟你行礼!就凭你也配?!林青薇,我要让你在这深宫里永无出头之日!”说罢她用了两分力,狠狠把林青薇的下巴给甩开。

    林雪容又道:“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浑身虚软乏力,身子火热滚烫,你都看不见你自己的脸,啧啧啧,脸色潮红,眼神带媚,模样比青楼里的妓女还要骚!”她咯咯咯的笑声在这屋檐下显得尤为的尖锐刺耳,又一边嫌恶一边兴奋地伸手抚了抚林青薇的面容,“你嫁进宫里来都还没被人碰过吧,你放心,这可是外面市井里最劣等最下三滥的春药,贞洁烈妇在这药效下也能变成荡妇,更何况是你呢!一会儿有人进来,保准让你蚀骨销魂、欲仙欲死!你一定会感激我的!”

    林青薇呼吸越来越急促,而林雪容则越来越肆无忌惮,她尽情地嘲笑,尽情地表达对林青薇的厌恶,道:“你说你不蠢谁蠢呢,早在我进来之前便买通了宫女给你送茶,你真是一点戒心都没有,又能怪得了谁?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让你死去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哈哈哈,让你声名狼藉、身败名裂,让外面的人一提起相府的庄大小姐都和我一样的厌恶,只有让他们提起我时才是赞不绝口的!”

    她的眼里充满了疯狂的不甘和嫉妒,伸出葱白的手指轻轻往林青薇肩头一推,林青薇本能地抬手想要扼住林雪容的手腕,可是却软绵绵地提不起半分力气,就好像手里握了一团棉花一样。林雪容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反手给了她一巴掌,低声咒骂道:“贱人!我也是你能碰得的!”

    林青薇白皙的皮肤上赫然显出嫩红的五指印。她便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随着力道身体往后仰倒,轻飘飘地倒在了宽厚的贵妃椅榻上。那青丝袭了半边侧脸,铺散在椅榻,身上纱裙绽开像是一朵妙不可言地半开半合地等着人去采摘的牡丹花。

    林雪容满意道:“你现在的放荡样儿,看来是想男人想得不得了了。不要急,妹妹这就满足了你。”

    林青薇微阖着眼,心里沉了沉,却始终沉不下身体里一波波涌上来的那股浮躁气。热浪从腹部涌上来,恨不能将她整个都沉沦、吞噬。

    说什么心静自然凉,都是用来唬人的。

    林青薇心凉得跟冰渣子似的,可身体的反应却越来越激烈。

    这时林雪容对外面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

    林青薇想,她真是小瞧了林雪容了。这古代的女人成熟得跟什么似的,年纪轻轻竟想得出如此阴狠毒辣的招式。

    这时从外面畏畏缩缩地走进来一个侍卫模样打扮的男子,看来外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宫人都已经被林雪容给打点妥当了。眼下那侍卫近前来,瘦瘦弱弱,胆小怯懦,可是眼神在接触到榻几上散倒的林青薇时,不可掩饰地布上了惊艳、欣喜而又饥渴之色。

    眼下林青薇就跟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摆布,她又这般美丽耀眼,身上绯色的红裙衬得她肌肤娇嫩似水,莹润又充满了饱满光泽,但凡是个男人见此都会萌生出身体原始的冲动。

    色壮人胆,这话一点也不假。那个侍卫起初眼神闪躲了两下,然后就赤裸裸地欣赏起林青薇来。林青薇热得浑身都出了一层薄薄的香汗,额发贴着鬓角,眼神迷离而万分妖娆,她透过自己雾蒙蒙的视线,隐约看了看跟前侍卫的身量,心中摇了摇头。

    这么瘦弱,又这么猥琐,那方面怎么行……好歹也来个器大活好的么。

    林青薇心中冷哂,喂,你现在可是在被人下药陷害,怎么还有心情去思考这些!

    林雪容又是一声娇喝,对那侍卫道:“发什么呆,让你来只是为了看的吗?难道你不想吃?”

    侍卫眼神火辣,看林青薇的时候仿佛林青薇已经脱光得一丝不剩地躺在那里。侍卫点了点头:“想……想……”

    林雪容目露嫌恶,鄙夷道:“今天晚上一整晚她都是你的,任你怎么使用。”说着抬手指了指寝宫里端珠帘内的绣床,道:“你把她抱到那床上去,尽情享用吧。”

    侍卫怎抵得过心中邪念,当即就上前来,如若珍宝一般轻手轻脚地把林青薇抱起。一股男人的汗臭气息当即袭进林青薇的鼻子里,令她很不喜欢地皱了皱眉。

    她躺回了自己的床上,听到那轻微关门的声音。林雪容替她关上了门,在门外的檐下宫灯的映照下,脸上卷起一道毛骨悚然的笑容。

    她想,大概明天,这件事情一暴露,连这后宫里都不再有林青薇的容身之地,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才一嫁进宫里来便耐不住寂寞,夜里偷男人,是个荡妇,那时又当如何呢?

    那时,林青薇她一辈子都休想再翻身!

    林雪容怀着愉快的心情离开了林青薇的寝宫。

    寝宫里,林青薇的喘息声越发的撩人香艳,她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汗湿了。床边的男人吞咽了一下口水,眼前的活色生香让他恨不能立刻如饿狼扑食一样扑过去。

    林青薇努力保持着理智,说:“我爹是丞相,你今夜敢碰我,明日我让你有一万种死法……”

    侍卫有些怕,又努力给自己壮胆,道:“可明日你连自身都难保了。不怕,等我享用了你,在天亮之前,她们都还没有发现,我就会离开。这样或许也不会有人发现你不贞洁。”

    侍卫被自己的话给彻底鼓舞,美色当前,他岂有放弃的道理,只要等他品尝了眼前的美人,他就会走。这样的话,也没人会知道他就是奸夫。

    这样一想,侍卫的胆子就彻底大了起来,林青薇往床铺里面蹭,侍卫便企图爬上她的床,那看她的眼神势在必得,她已无路可逃。

    那侍卫眼馋到不行,当即扑上去就准备抓住她娇小的脚踝,把她从里侧拖出来。然而,正在这个时候,突然窗户外发出了咚咚的响声。

    侍卫一惊,连忙回头看去,见窗户微阖,却未紧锁,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他不敢大意,莫非外面还有人不成?这要是被人发现,他美人还没享用到,命却要丢了。紧接着他看见外面黑影一闪,下意识地就问:“是谁在外面?!”

    外面一片静谧,根本没有人回答。他便小心地挪着步子走到了窗边去,一举打开窗户。就就在那一瞬间,还不等他看清或者发出丁点的声音,一双手冷不防从外面的夜色中伸了进来,拧住了侍卫的脖子,就将他整个从寝宫里扔了出去。

    这下三滥的春药果然不是盖的,灼烧了林青薇的神智,让她在里端的身体本能地开始渴望,因得不到而如水蛇一样来回摆动。

    她喉中发出了脆生生的轻吟,将少女的美妙展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脑子热成一团浆糊,可房间里的响动她却听得很清楚,好像侍卫离开了她的床以后就没再回来。房间里静得可怕。

    林青薇以为那侍卫是走了,努力眯起一双媚眼,眼里水光滟潋十分妖娆,身上衣衫散落肩头,隐约露出里面轻薄的里衣,更是香艳无边。她这一看之下,心里咯噔,然后突突突地狂跳,喉咙又干又痒。

    床边,竟不知何时,安静地站着一个人。他逆着光,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但是林青薇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先前的那个侍卫。只因他生得高大,身材匀称修长,光是那宽肩窄腰的身影就足以令人浮想联翩。

    林青薇弯了弯眼,努力想看清他的样子,但是都于事无补。

    可老天总算是对她不薄,先前她还嫌弃那个侍卫,眼下就又给她换了一个主儿。年轻的身体被激发出了渴望,就一发不可收拾,成功地压制了她的理性,她索性破罐子破摔。要是今夜没有个男人,怕是药效没有办法解了。

    新婚之夜被下药与男神发生难以启齿的关系

     

    关注奕乔网官方微信,把更多美图,美文,装进口袋,随时阅读~微信聊 有惊喜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奕乔网,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你可能会感兴趣的内容


  • 奕乔网
    奕乔网
    奕乔网
    奕乔网

  •  奕乔网_个性网_分享网_美食网_动漫网_娱乐网_美女网www.yqiao.com